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风月大陆 第六章 伊人情重 更多>>
 

    风月大陆 第六章 伊人情重

    时间:2018-05-14 虽然破解了可怕的万灵血珠,叶天龙却没有丝毫的喘息时间,因为文治达等人的逃脱使得天龙军团的上下都不得安心,一场大规模的搜捕行动在高扬州如火如荼的展开了。
      就在这个时候,从帝都艾斯尼亚传来的情报又给叶天龙增加了相当大的烦恼,这是一份由鲁图先亲手整理的文件,因为尤那亚一方在艾司尼亚採取了非常严厉的控制措施,他的情报网也因此受到了极大的影响,许多事情不得不靠他自己出动才可以完成,因此,情报的收集和传递,都变得相当困难。
      在处决了那么多的大臣之后,尤那亚几乎把所有的权利都集中到自己手中,重新指定的各部门长官也都是原先太子府的门下,这样一来,推行起尤那亚的意图是非常有效,打击以前对手的力量也变得无比强大,其中涉及到叶天龙一方面的重大变化有两个地方。
      一个是帝都艾司尼亚的城卫军四大都督府全部撤销,合併成一个统一的单位——城卫营,全权负责帝都的安全,城卫营的都统将军由原来南督马克布威的儿子布利亚古。一个年近二十四岁的年轻高手出任。
      这样一来,无形之中,就是把叶天龙原来的东督一职给取消掉了,换句话说,叶天龙对帝都艾司尼亚的城卫军已经失去了指挥权力,原来动督府的人员也全都赋闲回家了。
      而更为重要的是,尤那亚已经决定在下个月的十八号,也就是法斯特历五三八年十一月十八日,正式登上法斯特的皇位。
      相对于前面那一个消息,这个消息更是让叶天龙心里堵的慌,如果尤那亚正式成为法斯特的皇帝,除非是他造反,不然的话,他就不得不向尤那亚低头。
      这一点,非但是叶天龙不想看到,于凤舞和晨月更是担心,有了法斯特皇帝的身份,尤那亚以后想怎么收拾叶天龙和他的天龙军团都可以做到的,而以尤那亚回到艾司尼亚所行的凶残手段来看,这绝不会是一个好兆头。
      [他的动作真是越来越快了,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]于凤舞轻轻歎息了一声,拿起了桌子上的玉碗,喝了一口刚刚熬好的药,漂亮的鼻子顿时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皱纹,表情非常诱人,让那个坐在他身边的男人一是看得出神。
      [你到底在想什么呀?]连问了两声,美丽无匹的妻子才发现自己的丈夫居然神游天外,浑然没有注意自己的话,他不禁有些恼火的大发娇嗔。
      [啊,我……]望着美女战神那张绝世娇颜上的百变神情,好色的男人更是难以自拔,受伤之后的玉凤舞在英武风姿之中带着些许的柔弱,看起来更有一种柔媚的感觉,很少看到这种神态流露的叶天龙早已是心神俱醉。
      [你什么啊你……]于凤舞白了叶天龙一眼,嘴角却是泛起了一丝浅笑,能让自己的丈夫如此癡迷,也是每一个妻子的最大幸福和快乐。
      [真是太美了,太美了……]叶天龙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情不自禁的讚歎了一声,才说道:[你刚才和我说什么啊?]于凤舞轻轻的摇头,柔声道:[我是问你现在準备怎么做?][我不知道。]叶天龙的回答让于凤舞目瞪口呆,难道这个男人从来没有仔细想过自己的处境吗?即便是再迟钝的人,也能十分清楚的看出来,随着尤拿亚势力在法斯特的扩展和巩固,叶天龙的日子将会越来越不好过。
      [真的,我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。]叶天龙十分老实的回答道:[她本来就是法斯特的三太子,又拥有法斯特帝国大部分的势力和土地,登上皇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而帝都艾司尼亚的连场战乱,已经完全打破了原先的体制,他提出来的变革措施也是无懈可击的,我总不能跑到艾司尼亚去,向他要求拥有现在帝都的兵权吧?][那你準备坐以待毙吗?]于凤舞放下手中的玉碗,望着叶天龙道。
      [我是这样的人吗?]听到于凤舞这样的问题,叶天龙的眼睛里面射出强大的自信,道:[只是现在的情势变化太快了,我想先看清楚情况再说。]于凤舞暗暗点点头,并没有说话。
      随着叶天龙的实力和权势的增加,他身上的气势也渐渐发生着变化,在不经意之间所流露出来的霸气更是让人暗暗惊讶。
      如果说刚开始于凤舞所见到的叶天龙还是一把藏在剑鞘之中的宝剑,那么现在这一把宝剑正在慢慢脱去身上的剑鞘。
      叶天龙继续说道:[云阳的军队就在法斯特的边境,而那边武安和楚越的军队也在蠢蠢欲动,逃回到自己领地的伊春和吉里曼斯也正在準备反扑的计划,并州的北方军团在亚素的支持下,也正向湘北要塞集结。在如此混乱的局势下,我们应该静观其变,等候时机才是。][不错。]于凤舞终于微微一笑,道:[你这一番话是谁告诉你的?是晨月妹子吗?][当然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啊!]叶天龙不服气地说道:[我可是想了好久的。][那可真是大有进步。]于凤舞欣然说道:[我也怕你现在轻举妄动,反而成为别人的攻击对象,其实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,现在佔据帝都的尤拿亚才是最主要的敌人,如果等到他完全控制内部的局势,以他那庞大的实力,足以把其他的势力全部清除掉,最主要的是,吉里曼斯绝不会看着尤那亚登基的,不然的话,这个名以上的压力也足以瓦解它们内部的一些力量,因此,他一定会在尤那亚登基之前发动攻势的。][我也这么想的。]叶天龙用力点头:[我们还是躲在这里积蓄力量,坐山观虎斗最好了!][孺子可教也。]于凤舞端起玉碗,缓缓点头,她的鼻子上又泛起了那一丝诱人的皱纹。
      叶天龙忍不住伸出手抓住玉碗,往于凤舞的嘴边送去,口中说道:[老师,为了感谢你的教导,快点把这药喝掉吧。][唔,这要很苦的……]于凤舞的俏脸上显出十分难为情的样子:[我就怕吃这样苦的药了。][什么,你怕吃药啊?]叶天龙目瞪口呆,堂堂的美女战神于凤舞居然想个小孩子一样怕吃药,说出去的话,真的没有一个人会相信的。
      [是啊,我小时候就不喜欢吃药,都是母亲她一口一口餵我的。]于凤舞的娇颜上显出了深深的思念。
      [可惜现在……]叶天龙看着神情黯然的于凤舞,突然伸手将她手中的玉碗拿了过来。
      [天龙,你想干什么啊?]看见叶天龙低头将自己的嘴巴凑近玉碗,好像要去喝的样子,于凤舞不仅惊讶的问道。
      [哇……这要好苦啊……]叶天龙发出了一声惨叫,他才尝了一点药,就差点儿让他和不拢嘴了。
      [下次让晨月配药的时候,一点要放一点好喝的东西进去。]看见叶天龙一本正经的说道,于凤舞不仅微微一笑,道:[这要可是别人想都想不到的,你不动就不要乱说了。]说着,她伸出了洁白如玉的玉手:[来,把碗给我,我要慢慢喝……]于凤舞的话音未落,却见到叶天龙的脸上露出坚毅的神情,那模样好像是拿出了身上全部的勇气一般,她不禁一愣。
      叶天龙猛地低头大大喝了一口,然后凑过去将于凤舞一手拦在怀中,用力压在于凤舞的娇嫩杏唇上。
      剎那间,于凤舞明白了叶天龙的举动,它的明眸顿时范起了一层淡淡的水烟。
      苦涩的药顺着叶天龙的舌头流到了于凤舞的嘴巴里面,让她感觉非常幸福的嚥了下去,此刻,再苦的药对于她来说,也比蜜甜。
      一碗药很快就喝光了,但叶天龙的嘴巴并没有离开于凤舞的杏唇。于凤舞也捨不得让他离开,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享受着难得的柔情时光。
      好一阵子,两个人的嘴唇才慢慢分开,于凤舞的娇颜上泛着如霞的荣光,幸福的靠在叶天龙的怀中,小香舌还不经意的轻轻舔着如花的樱唇,似乎是在回味刚才的快乐,这种诱人之极的妖媚模样,顿时引起叶天龙更加激情的热吻。
      半晌,娇喘不已的于凤舞才脱离了叶天龙的大嘴,低低的说道:[谢谢……]叶天龙马上打断她的话:[这说话的应该是我,你为我做了很多的事情,我实在是……]于凤舞的手指轻轻拦在叶天龙的嘴巴前面,柔声说道:[不要说这些,做妻子的怎么能不帮助自己的丈夫呢?][凤舞……]叶天龙十分感动得望着于凤舞,眼中露出了火热的情感。
      [不行,不行。]于凤舞马上明白这个男人心中的想法,急忙摇头道。
      [为什么,我这是想和你在一起,陪着你,抱着你……]叶天龙急忙分辨道。
      [我知道你对我好。]于凤舞在叶天龙的嘴唇上轻轻一吻,然后低笑道:[我怕我自己忍不住了。][那也没有关係啊,我们……]叶天龙正中下怀,不觉心中一喜。
      [不,你现在还是去多陪陪琴儿和玉珠她们两个。]于凤舞温柔的抚摸着叶天龙的脸颊:[她们两个人现在心中还是有一点……][有一点什么?]叶天龙不仅心中一惊,这个消息可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      [也没有什么大事。]于凤舞连忙说道:[只是她们两个现在都需要你好好安慰一下的,你还是去找她们吧。][可是你……]叶天龙犹豫着:[我们都好久没有这样好好在一起了。][谁叫我是你的正妻呢!]于凤舞轻轻歎息了一声,[处理家里的事情,可是我必须解决的问题。][凤舞……]叶天龙有些惶恐不安的望着于凤舞:[你才是我最重要的。][傻瓜。]于凤舞笑了,她轻轻拍了叶天龙一记,道:[我只是和你开玩笑的,琴儿和玉珠妹子都是我的好姐妹,我怎么也不会和她们计较的。][可把我吓坏了。]叶天龙夸张的摸着自己的胸口:[你听听,心都差一点儿要停止跳动了。][胡说八道。]于凤舞笑着站起来:[我要去好好静修一下,刚才的药力散开了也要好好的吸收,你就不要来打扰我了。][我怎么会呢?]叶天龙追了两步,在于凤舞的后面厚着脸皮说道:[不如我来帮助你一起恢复功力吧,我的功力很不错的……][厚脸皮的家伙。]于凤舞嗔笑了一声:[你除了会作怪,还会什么啊?我可是要尽快恢复功力的,你还是快点去找琴儿她们吧。]从于凤舞的房间出来,叶天龙想了一下,便去敲柳琴儿的房门。
      刚刚收工準备睡觉的柳琴儿不觉有些惊喜,连忙应声开门将叶天龙迎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      [琴儿,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到艾司尼亚的时候,那天晚上你和玉珠两个人为我做的表演吗?]一进门,叶天龙就显得十分兴奋,柳琴儿先是一愣,随即俏脸上就像是染上胭脂一般通红,同时心中也涌起了无比甜蜜和快乐的感觉。
      那一次,柳琴儿和玉珠两个人在叶天龙的要求下,真的是胡天胡地,尽情释放心中的快乐。
      看着柳琴儿眼中的甜蜜神色,叶天龙坏坏的一笑,上前抱住她的柳腰,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:[我真的好怀念那个时候的快乐,我们好久都没有这样做了……]柳琴儿咬着自己的樱唇,摇摇头道:[不行,不行,万一下面的侍女看见了,多不好意思啊……][不会的。]叶天龙咬住柳琴儿的小耳,又往她的耳朵里面轻轻出了一口气,把柳琴儿逗得全身发软。
      [有辛西雅她们在外面守护着,没有一个人可以进来的。]叶天龙继续劝诱柳琴儿道:[这次我準备两件十分漂亮的衣裳,你们穿起来一定非常好看的,还有啊,你上次没有给我看到穿衣服的模样,这次我一定要好好看一下……][什么样的衣裳啊?你可不要骗我……]柳琴儿哪里经得起叶天龙这样的挑逗,不由得也心动起来。
      叶天龙顿时心中大喜,连忙十分认真的说道:[当然,我怎么可能欺骗亲亲好妻子呢?][哼,甜言蜜语,就会骗人家。]虽然嘴巴里面这样说,柳琴儿还是十分开心的样子。
      [好,等一下你到我的房间来。]叶天龙大功告成,兴奋得在柳琴儿的娇颜上深深一吻,手舞足蹈的离开了柳琴儿的房间。
      望着叶天龙的背影,柳琴儿的心中又是甜蜜又是期待,这种感觉让她情不自禁的回忆起自己最早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,每一次欢爱都是一种新鲜的感觉。
      怀着激动和期待的心情,柳琴儿略加收拾,便往叶天龙的房间,在叶天龙的房间门口,辛西雅和几个女神战士正在职夜,见到柳琴儿过来,她们的脸上不仅泛起了一丝神秘的微笑,让柳琴儿的一颗芳心更是跳动不已。
      一进门,叶天龙便给柳琴儿一个火热的拥抱,然后拉着她走到床边,指着床上的衣服说道:[你选择哪一件?][啊……]看到眼前叶天龙所谓的华丽衣裳,柳琴儿不仅低低的叫了一声,眼前的这两堆称其为衣服还真的是又一点勉强了。确切的说,应该是一些高级料子的集合,两套衣服都使用最高级的雪纱料子製成的,一套由蝉翼似的轻纱罩袍,粉红色的肚衣和同色窄小的中衣组成,还相对完整一些,另外一套更是简单之级,两条窄小的纱巾和一根细长的黑色鹿皮带子,外加一袭蝉翼似的轻纱罩袍。
      [这些衣服可是我想了很久的,你穿上一定非常迷人……]柳琴儿不等叶天龙把话说完,粉拳早已挥起:[真是要死了,这么作弄人的衣服怎么可以穿呢?这些应该只有最下贱的女奴才会穿的!][哎呦,他们穿起来哪有你好看啊?]叶天龙厚着脸皮挨了柳琴儿几拳:[其实你穿起来也只有给我看的,你穿上这个一定会更加诱惑的。]柳琴儿打了几下,还是被叶天龙的花招弄的心痒痒,咬着樱唇说道:[那就这么一次,下次再不许这样做弄人家……]叶天龙见到柳琴儿答应了,心中大喜,早已是一叠声的答应下来,等柳琴儿穿好那一套三件式的衣服,她的粉面早已娇艳似火,而叶天龙却是看的眼睛都直了。
      眉目如画,肌肤赛雪的柳琴儿披着那一袭蝉翼似的轻纱罗袍,等于没有穿一般,里面那一件仅能托出峰的肚衣,将她的娇嫩挺拔完全衬托的淋漓尽致,下面那一条勉可遮羞的中衣更是连修长玉腿根部都可以看到。
      浑身上下,那凸起处犹如奇峰努突,窄小处不胜一握,玲珑透凸令人心蕩神摇,那白玉凝脂似的粉弯雪股,即便是最铁石心肠的男人也会化为绕指柔。
      看到柳琴儿那娇羞不胜的模样,叶天龙忍不住抱住她深深吻了一下,然后再她的耳边说道:[等一下玉珠来了,让她穿上那一套,就更加好看了。]柳琴儿白了叶天龙一眼:[你这个男人啊,脑袋里面儘是这些坏念头。][哈哈,我如果不坏的话,你会喜欢我吗?]叶天龙的心愿就要得逞,说起话来自然也是得意洋洋的。
      面对这样厚脸皮的男人,柳琴儿也只有摇头苦笑的份,不过他一想到让玉珠穿上那样的衣服,心中顿时有一种莫名的火热在慢慢升起。
      [爷,我进来了。]娇柔的声音在门口响起,是玉珠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