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官道仕途 第三十二章 创业(2) 更多>>
 

    官道仕途 第三十二章 创业(2)

    时间:2018-05-15 狄力回到家中,倩玉已经下班了,看见狄力回来,忙上前问事情办的怎么样了。狄力说:「还行,姑父下午又提出了一些建议,让咱们不要盲目,要先把前期工作干好,到时候贷款有他出面解决。」
      倩玉高兴的搂着狄力亲了起来,马德芬从厨房里出来,正好看见,脸一红说道:「行了,倩玉,收拾收拾吃饭了。」
      和昨天一样,倩玉还是在电视前吃饭。狄力色心不止,又把手伸进马德芬的阴道里抽动着。有了昨天的经验,马德芬大胆了许多,她把大腿分开,屁股在椅子上微微的扭动。两个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下体,不再注意倩玉。到了最后,马德芬也把手放在狄力的鸡巴上抚摸着。一顿淫蕩的晚饭吃完了,马德芬开始收拾东西,狄力坐在倩玉身边看着不知所谓的电视。
      倩玉朝着狄力露出奇怪的笑容,眼睛还眨了几眨,弄得狄力非常的不自在,他站起来朝卧室走去。不一会儿,看完电视的倩玉跟着进了卧室,还是朝着狄力笑。狄力心虚的问道:「怎么了,干嘛傻笑个不停?」
      倩玉也不说话,只是看着狄力笑。倩玉越笑,狄力就越觉得发毛,他实在受不了了,说道:「别笑了,有事说事,笑什么呀。」
      倩玉这才笑着说:「你刚才干什么了?」
      狄力一楞说道:「刚才没干什么呀,就是吃饭啊!」
      「吃饭!不光是吃饭吧,还吃了别的什么了吧!」倩玉笑嘻嘻的说道。
      「你说什么呀,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。」狄力装傻道。
      「甭跟我这打马虎眼了。你当我没看见?吃饭!你的手到哪里去了?怎么妈的身子在椅子上扭个不停?」倩玉问道。
      狄力知道事情败露了,只好交代,倩玉上前拎着他的耳朵说:「你可真能扑啊!谁也上,连我妈……」
      狄力歪着头,垫起脚说:「轻点,要掉了。」
      倩玉鬆了手,一下子又抓住他的鸡巴说:「真想把他给揪下来,看你还干不干坏事!」
      倩玉走出卧室,大概是去洗澡了,狄力躺在床上想着明天这个合同怎么签。还是先到甜水铺去,那里的村民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,应该对自己比较信任,只要他们村哪怕有个两三户人家干了,只要有收益,局面就不难打开了。狄力现在更恨丁志强了,要不是他弄出来个辣椒事件,估计自己一提这事,农民应该是很踊跃的,现在倒好,乡政府干部在农民眼里成了大骗子,这叫什么事。
      倩玉出了卧室,并没有去洗澡,而是进了马德芬的房间。马德芬看见倩玉进来奇怪的问道:「倩玉,有什么事吗?」
      倩玉笑了笑说:「妈,我想和你说个事。」
      马德芬问:「什么事?」
      倩玉说:「妈,你把你的房子卖了吧,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吧。」
      「为什么?」马德芬很奇怪倩玉的这个想法。
      「也没什么,你年纪大了,一个人住在那里,我和狄力也不好照顾你,还是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吧,我们也好照应你。」倩玉说道。
      听到倩玉这番话,马德芬激动的流下了眼泪,「闺女,我没白养你,你有这份孝心,比给我什么都高兴。」
      倩玉上前擦去马德芬的泪水,说:「那咱们就说定了,以后你就要在这里住了。」
      马德芬说:「好,我听闺女的,房子我想还是不卖了,把它租出去吧。」
      倩玉同意了她的想法,话题转到姐姐倩雅身上:「妈,你真的不生姐姐的气了?」
      马德芬听了,心有感触的说道:「还生什么气,已经都这样了。我开始是生气,觉得倩雅给我丢人了,听了你们的那番话,我也想开了,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,我也不管了,也管不了几年了,该走什么样的路,你们自己走吧。」
      倩玉坐在马德芬的身边搂着她的脖子说:「谢谢妈妈。」
      马德芬红着脸问倩玉:「那天晚上,你们三个人就睡在一起?亏你们做得出来。」说完,马德芬笑了。
      「妈,我喜欢那种感觉,真的很刺激,不知道我是不是很淫蕩呢?反正我喜欢那种乱伦的感觉,真的好刺激,好舒服!」倩玉脸上露出一丝淫蕩的笑容,好像还在回忆那天晚上的情景。
      马德芬听到乱伦两个字,心猛的揪了一下,自己和狄力也算是乱伦呀。她的心怦怦的跳了起来,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。「难道我和倩玉内心中都有这种乱伦的想法,为什么都会对这种性爱感兴趣,对这种乱伦的性爱有着无比的渴望和激情。」马德芬暗自想着,她感到身体有些发热,似乎有水从里面流了出来,她觉得阴道有些痒,不得不扭动了几下屁股。
      「妈,你晚上吃饭的时候和狄力干什么了?」倩玉突然问道。
      正沉浸在冥想中的马德芬听见倩玉的问话,宛如晴天霹雳,「倩玉知道了!我和狄力的事让她发现了!我的天,我这张老脸要往哪放啊!前两天,我还骂倩雅来着,今天就和自己的女婿做出了苟且之事。」马德芬惊的目瞪口呆,惊慌的躲避着倩玉的眼睛,半天没有说话。
      「这么说,事是真的了,我真替妈妈高兴。」倩玉笑了。
      看到倩玉的笑,马德芬稍微放了了一点心。
      「妈,我早就想会有这个结果了,你终究没有躲过狄力的魔掌。」倩玉感慨道。
      马德芬低声说:「倩玉,你不怪我?」
      倩玉说:「我怎么会怪你呢?我高兴还来不及了,你能得到幸福是我最大的心愿。来,妈。」说着,倩玉把马德芬拉了起来。
      马德芬奇怪的问道:「干什么去?」
      「妈,你跟我来。」倩玉拉着她出了房门,朝着狄力躺着的卧室走去。
      马德芬明白了,她羞涩的挣扎着:「倩玉,别胡闹。」她的挣扎是那么的软弱无力,最后还是被倩玉拉进了卧室。
      狄力看见进来的是马德芬和倩玉,吓坏了,他以为倩玉要找他算帐,他脑子飞快的转着,想着该怎么措辞,好应付当前的局面:「倩玉,我……」
      倩玉打断了他的话:「说什么说,你现在听不听我的。」
      「听,我听,你说什么我都听。」狄力急忙说道。
      倩玉把马德芬推到身前说:「那还不给妈妈宽衣。」
      宽衣?狄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我不是在做梦吧,「哦,好的,好的。」他失魂的说道。
      马德芬被倩玉的举动羞坏了,脸通红通红的,她往后躲着说:「狄力,你别过来,倩玉你胡闹什么呀。」
      听到马德芬着急的话语,狄力停了下来,呆呆的看着马德芬和倩玉。
      「妈,就让狄力孝顺一下你吧。」倩玉使劲的向前推着马德芬。
      狄力内心苦笑,惨了,今天自己已经做爱两次了,现在看来这场也是跑不了了,豁出去了,大不了精尽人亡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下了决心,刚才的恍惚一扫而光,慾火腾腾的燃烧起来。
      马德芬不再挣扎了,因为此时的狄力先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了,古铜色的肌肤暴露在日光灯下,晃的马德芬闭上了眼睛。倩玉笑嘻嘻的转到马德芬的旁边,当狄力把马德芬的上衣脱去后,倩玉的吻落在马德芬的脖子、肩膀以及乳房上。
      马德芬全身颤抖着,几乎要摔到。狄力蹲在地上,将她的裤子和内裤一块脱下,他抬起马德芬的一只脚,马德芬再也站不住了,一下子趴在倩玉的身上。狄力抱起马德芬,裤子和内裤顺利的从脚跟处滑落在地上。狄力抱着马德芬来到床上,一鬆手,马德芬无力的四肢大张着仰躺在了床上。
      倩玉让狄力去亲马德芬的阴户,自己则亲吻妈妈的乳房,倩玉是第一次亲吻女人的乳房,虽然她有过两次3P的经验,但还从来没有亲吻过女人的身体。她轻轻的吸吮着妈妈的乳头,一只手在妈妈的另只乳房周围来回的抚摸。
      马德芬被这淫蕩的场面刺激得全身颤抖,倩玉不是没有吃过她的奶,但那还是她在婴儿的时候,和现在的亲吻有着截然不同的境界。她睁大眼睛看着倩玉的嘴一裹一放,自己的乳头在女儿的嘴里进进出出,她感觉自己就要疯狂了,这是真的吗?倩玉亲吻自己的乳房,而女婿则趴在自己的阴户前,卖力的用舌头舔弄自己的阴蒂、骚穴,竟然还有肛门,他竟然连那坑髒的地方都没放过。
      「啊……」马德芬再也控制不住,发出了一声低吟。
      倩玉的嘴离开了马德芬的乳头,来到她的耳边,倩玉淫蕩的问道:「妈,舒服吗?」
      马德芬内心被巨大的快感所冲击,她疯狂的点着头,嘶哑的说道:「舒服,妈快要被你们两个给弄死了。」
      倩玉听见妈妈的淫语,内心也是一蕩,她的阴户那里也是湿的一塌糊涂了,浓浓的淫水粘湿了内裤,感觉很不舒服。她一边脱着内裤,一边把嘴凑到妈妈的嘴边,和妈妈亲吻起来。
      马德芬有些被动的回迎着倩玉的热吻,倩玉的舌头撬开她的牙齿,找寻着妈妈舌头。相比倩玉灵活的舌头,马德芬的舌头笨拙了许多,倩玉不得不用舌头指引着妈妈怎么做。
      倩玉的舌尖灵活的在马德芬的口腔中活动着,和马德芬的舌头玩着捉迷藏。马德芬竭力想捉住她,倩玉的舌头飞快的离开了她的口腔,回到了自己的嘴里,马德芬的舌尖紧跟着钻进倩玉的嘴里,还想捕捉那条灵活的小蛇。倩玉的牙齿一合,一下咬住妈妈的舌尖。
      马德芬可能感到了疼痛,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。倩玉并没有放过她,而是继续咬着妈妈的半截舌尖,自己的舌头则在妈妈的舌头上做着各种挑逗。
      马德芬的头左右摇晃着,嘴里的呜呜声不止。良久,倩玉才鬆开了妈妈的舌头,两个人的舌头立刻纠缠在了一起。突然,马德芬的下体传来一丝疼痛,她立刻感觉到一根手指插进了自己的肛门。她的舌头离开倩玉,发出一声娇呼:「狄力,我的儿,你对你娘做了什么?」
      倩玉朝下看去,妈妈的双腿被狄力架在了自己的肩头,屁股向上在半空中悬着,狄力的两根手指,分别插在妈妈的阴道和肛门里。狄力的嘴角布满粘粘的液体,倩玉笑着对妈妈说:「没事的,一会就好。」说完,她凑到狄力跟前,将他嘴边的淫液舔的乾乾净净,然后低头去看狄力的手指的运动。
      马德芬快被狄力弄傻了,一个劲的叫道:「哦……太舒服了,啊…狄力……你轻点抠,啊……我要你的鸡巴!」到了最后,她终于忍受不住,朝狄力喊出她的请求。
      狄力和倩玉相视一笑,狄力将手指抽出,快速的将鸡巴插了进去。马德芬空虚的阴道立刻被狄力粗壮的鸡巴填满,她舒服的呻吟着:「啊…进去了,满了…满了。」
      倩玉爬到妈妈的头部,双腿一分,蹲在妈妈的脸上娇声说道:「妈妈,给我亲亲,就像狄力刚才亲你那样亲我。」一滴淫水连着长长的线滴落在马德芬的脸上。
      马德芬学着狄力的样子,伸出舌头在倩玉阴户周围舔弄着。大股大股的淫水流进她的嘴里,洒落在她的脸上。她下身被鸡巴疯狂的抽插,她的舌头也不由自主的向里插进倩玉的阴户。
      倩玉发出幸福的娇呼:「哦,妈妈,你舔的我的比好舒服呀……太爽了,妈妈你把舌头当成狄力的鸡巴了,好啊,往里插,对,就是这样,插呀,插呀。」
      马德芬被狄力插的忘了舔弄倩玉的阴户,弄得倩玉阴户奇痒无比,却无物可以止痒。倩玉的目光瞟向妈妈的乳房,眼睛一亮,她蹲行来到妈妈的胸前,用手扶起妈妈的乳房,在自己的阴户处来回的摩擦。狄力也被倩玉这个出奇的动作吸引,停止抽动说道:「倩玉,真有你的,你怎么想出来的。」
      倩玉淫蕩的笑着,没有说话,马德芬的乳头被弄的挺起,倩玉手指捏起妈妈的乳头,朝阴道里插去。
      马德芬带着哭腔喊道:「狄力,你怎么停了,快动啊!」她的屁股来回的扭动着。狄力这才想起身下还有个人在等着挨操,连忙把注意力收回,又专心操起马德芬来。
      马德芬在狄力和倩玉上下的刺激下,淫精猛烈的喷涌出来,似乎要把这5、6年来的损失找回来,淫精大股大股的喷涌,烫的狄力一个哆嗦接着一个哆嗦,终于忍不住,射了。
      倩玉看见狄力半软的鸡巴从妈妈阴道里退出,失望的表情一览无遗。狄力惟有抱歉的朝着倩玉苦笑。倩玉的阴户太难受了,她不顾一切的抓过狄力的鸡巴,卖力的舔弄着,酸酸的淫液和着腥臭的精液全部落入倩玉的口中。不一会,狄力的鸡巴又再展雄风。
      倩玉一下推倒狄力,跨坐在狄力身上,疯狂的套弄起来。倩玉的乳房在胸前跳动着,发出轻微的「啪啪」声。狄力躺在床上,扳过马德芬的脸和她亲吻着,狄力对马德芬说:「妈,我操的你舒服吗?」
      马德芬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说:「舒服,舒服。」
      倩玉上下左右的套弄着鸡巴,以缓解刚才的空虚。粗长的鸡巴把倩玉的阴道填的满满的,巨大的充实感满足了倩玉空虚的心。倩玉趴在狄力身上,蠕动着身子,努力找寻那个能给她带来高潮的点。
      皇天不负有心人,倩玉终于找到了那个点,她的屁股开始疯狂的扭动,汗珠随着身子的扭动甩落在狄力和马德芬的脸上和身上。倩玉的阴道紧紧裹着狄力的鸡巴,让狄力的龟头充分碾磨那个点。
      她的高潮终于来了,倩玉满足的狂喊着:「来了,来了。狄力我的好爸爸,你的鸡巴把我的高潮操来了。哎呀,我的亲爸爸,我的大鸡巴爸爸。我要飞了,飞了,哎呀!」倩玉一动不动的趴在了狄力身上。
      狄力将鸡巴从倩玉的阴道抽出,虽然他今天已经射了3次,可是他还想再射一次,鸡巴涨的太难受了,简直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,他急于发洩,哪怕明天起不了床,和倩玉母女同床的刺激太大了。
      倩玉知趣的跪卧在床上,将屁股撅在空中,狄力看着倩玉那微微张开的菊花蕾,先在鸡巴上抹了一些甘油,又往倩玉肛门里抹了些,然后他握住鸡巴缓缓的插进倩玉的肛门。
      马德芬看到粗大的鸡巴一点一点没入倩玉的肛门,惊的张大了嘴,太不可思议了,这么做也行?这么细小的肛门怎么容得下如此巨大的鸡巴?这个淫靡的场面冲击着她的心灵。马德芬的脸上露出複杂的神情,有害怕也有渴望,她悄悄的把一根手指插向自己的肛门,乾燥的手指带来的是肛门的刺痛,怎么会这样?倩玉的脸上明明露出的是满足和爽快的表情,丝毫没有痛苦的意思。
      狄力一边操着倩玉的肛门,一边喊道:「我操死你,倩玉你这个骚比,臭婊子。我操你妈的比,我操死你。」他把自己的文雅抛在九霄云外,将自己最阴暗的那一面暴露在马德芬的面前。
      倩玉一边摇晃着屁股,一边迎合狄力道:「操吧,我是骚比、婊子,我是婊子养的,你刚不是才操完我妈的比吗?哎呀,我的屁眼好痒,我的大鸡巴爸爸,亲爸爸,你太会操了,要把闺女的屁眼操烂了。」
      听着狄力和倩玉毫无廉耻的秽语,马德芬心里也一阵一阵的抽动,这声音刺激着她的神经,她阴道的肌肉又是一阵收缩。她的口中也喃喃自语:「爸爸?大鸡巴爸爸?哎呀,太刺激了,太兴奋了。」她忍不住爬起来,趴在狄力的背上,用乳房碾磨着狄力的后背:「爸爸,我也叫你爸爸,狄力你是我的亲爸爸,我的大鸡巴爸爸!」马德芬双腿紧紧并在一起,左右摩擦着。
      听到马德芬竟然也喊出了「爸爸,我的亲爸爸,大鸡巴爸爸」,狄力简直爽翻了天,他的鸡巴在倩玉肛门里剧烈的抖动着,一股股的精液冲进倩玉的肛门。
      马德芬握着狄力刚退出来的鸡巴,将它舔的乾乾净净,狄力这次是彻底的瘫了,再也没有爬起来的力气。
      马德芬舔完狄力的鸡巴,觉得自己身上黏糊的难受,便想去洗澡。倩玉看见妈妈往外走,无力的说道:「妈,别走了,今晚就在这睡吧。」
      马德芬小声说:「我去洗澡。」
      「哦,」倩玉答应了一声,也疲惫的睡去了。